主页 > 获得快乐 >为什幺我们总觉得自己是沈默多数,反对者都是笨蛋? >

为什幺我们总觉得自己是沈默多数,反对者都是笨蛋?

2020-06-15
阅读指数:578
为什幺我们总觉得自己是沈默多数,反对者都是笨蛋?

我喜欢和好友玩一种叫做「争议评论」的游戏,规则很简单:事后不能提起「争议评论」游戏中说过的内容,而且你不能「争辩」,你只能问对方为什幺这样认为。评论範围从「我觉得 007 系列电影名不符实」到「我觉得川普会是位好总统。」都有。

玩到最后通常会有人说「天啊!我不知道你是这种人!」,换句话说就是「我还以为你和我是同一队的!」

心理学上有个名词叫「错误共识偏差」,我们常觉得其他人跟我们一样,常见于收视排行和政治或是民调

在网路世界,这代表我们更容易误解朋友甚至整个国家的意见,时间一长,就会演变成潜意识认为朋友间意见相同,疯狂的「另一方」意见是非常可笑的,他们只是还没「搞懂」,他们没有「我们」这幺聪明。但是这种社群媒体上凌驾对方的优越感会降低生产力,这种自我优越感将牺牲掉更细緻的讨论,而要让线上讨论有意义,我们就得克服这点。

为什幺我们总觉得自己是沈默多数,反对者都是笨蛋?

这将导向最糟的 回音箱 效应,在回音箱内的人逐渐相信其他人都看法都和他一样,而且这样的意见佔了大多数,事实却非如此。这就像发条一样,发生一件事,你社交圈内的人看到不同圈子的意见会相当讶异,接着嘲笑另一方「资讯不足」或「愚蠢」。

我最喜欢的作者之一,Fredrik deBoer 曾在他的 短文 中探讨过这个问题,他说:

当某人说他们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们第一反应就是逃跑或把他们归为笨蛋。澄清一下,仇恨或歧视言论还是不值得你浪费脑力,我这里指的是在複杂议题上真心相信相反论点,而且有思考过各种理由的人。或者说,至少要和你的理由一样好。

为什幺我们总觉得自己是沈默多数,反对者都是笨蛋?

这并非「政治正确」的问题,这是根本上不接受有人可能和你有不同的感受,而且他们可能是对的。我们偏好把另一方当作废弃厚纸板,而非现实中有智慧、能思考的人类。

现在真正有智慧的探讨被一些容易分享的网站取代,这些内容主要就是创造来让朋友间互相分享和取暖,同时嘲笑另一方用的。「看看另一方有多笨,不能像我一样看清这件事!」

分享讽刺连结来嘲笑另一方不代表我们懂更多资讯,这只显示出我们宁愿当个自以为的混蛋,也不愿思考其他观点。这代表了我们宁愿向朋友表现我们有多像,而非花力气了解不同的人。

这样子你很难参与社群媒体,也不能自诩为求知者。如果碰到意见不同的人便轻蔑地转身,那我们也算不上有同理心。

如此一来,我们在 Twitter 或 Facebook 上,就只会分享我们所谓的「事实」,来累积同侪认同。我们忽略真实世界的样貌,选择性分享资讯或一些容易戳破的谎言。因为网路流言风气太过氾滥, 华盛顿邮报 甚至关闭了破除网路流言的专栏,因为根本没人在乎这些东西是不是真的。

deBoer 提出的解方就是,「你得放弃苦心经营社群媒体,加入与你不同的人。」换句话说,你得认清「另一方」也是真实存在的人。

但我想更进一步,我们面对每个问题都该试着考虑「也许这次我们真的错了」的可能性。

像你我这样的大量阅读专业网站的读者,难道没有可能出错?有没有可能我们不总是对的?住在遥远地方的人们会不会看你不爱的节目,读你不爱的书,拥有另一种有价值的意见和信仰?也许你看不清事情的全貌?

觉得政治正确已经失去控制了吗?多追蹤一些厉害的社会运动者。觉得美国对枪枝的态度匪夷所思?看看佔美国 31% 人口的 拥枪者 的报导吧。这并不是说另一方是「对的」,不过他们可能也有充分的理由「觉得」自己是对的,了解这些以后,才能开启真正的对话。

辩论老手都懂得一个道理,如果你无法为对手辩护,就代表你没有真正了解议题。我们可以尽情地谴责政治僵局和媒体煽动,但以个人而言,若不能理解和自己不同的人,就无法真的进步,而且不尊重他人的立场和意见,是无说服任何人的。

下次当你和别人争论不同意见的时候,挑战不要想「赢」,不要尝试「说服」对方同意你的论点,不要在背后和同侪一起嘲笑对方。反之,试着「输」,听听他们的说法,要他们认真地说服你。如果只是在你弟支持开採天然气的发言下多问几个问题,没人会向你支持环保的朋友告状。

或着下次当你在社群分享最近的事件时感到一阵厌恶,先自问你为什幺这幺做。是因为内容提到你没想过的新资讯?还是为了表明你的立场,提醒圈子里的朋友你不是「另一方」?

希望你能寻找相反的意见,当你听到某人提出和你观点不同的资讯,别急着否定。试着考虑一下,「也许他是对的?我应该查一查。」

因为拒绝了解与你相左的意见,是思考上的怠惰,而且通常比你控诉另一方的内容还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