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潮生活 >会客室.週末架势堂 笑傲56个国家89位高手 全球最搞笑 >

会客室.週末架势堂 笑傲56个国家89位高手 全球最搞笑

2020-06-17
阅读指数:518
会客室.週末架势堂 笑傲56个国家89位高手 全球最搞笑在访谈中,哈利依斯干达暂时收起充满喜感的表情动作,云淡风轻地述说人生故事。他声称,在舞台下,他乐于当个细心的观察者,长久下来也习惯了一个人独处。

特约:子若
图片:连利元/受访者提供


今日登场
大马栋笃笑始祖哈利依斯干达(Harith Iskander)“光头胖大叔”是大马着名栋笃笑谐星哈利依斯干达(Harith Iskander)的标誌性外形,他不介意别人如此形容他,还以此来作为自己栋笃笑的笑点;恰恰也是这个有趣、生动、易记的视觉形象,让他即使不说话,只要适量的肢体动作和脸部表情,就可以让大家喜从中来。这是天生一块笑匠料子,不过“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成材”,他耗了27年的时间来把好料磨成了材!

去年杪,哈利依斯干达飞到了遥远的极地小国——芬兰,参加了由美国笑声工厂(Laugh Factory)举办的2016年“全球最搞笑之人”(Funniest Person in the World)的最后阶段比赛,成功摘下这个让国人与有荣焉的名堂。

在1979年成立的笑声工厂是美国乃至世界着名的喜剧俱乐部,他们长期表演美国热门的喜剧剧目,曾经在笑声工厂演出的当地家喻户晓笑匠,计有:艾迪墨菲(Eddie Murphy)、罗宾威廉斯(Robin Williams,1951~2014)、占凯利(Jim Carrey)、提姆艾伦(Tim Allen)、路易安德森(Louie Anderson)、罗珊芭尔(Roseanne Barr)等人。

90年播种,今日笑着丰收

除了栋笃笑表演,笑声工厂也举办比赛,“全球最搞笑之人”是这个喜剧俱乐部举办的双年比赛,2016年它迎来全球56个国家的89位搞笑能者的参加,哈利依斯干达是那位一直笑到最后并登上此宝座的人。有了此头衔的加持,他可说是当之无愧的“搞笑王”了!

在赢得此珍贵头衔之后,他其中要履行的一项任务是,今年将启程前往美国进行巡迴栋笃笑表演;这幺一来,这不只是他走向世界另一个阶段的开始,同时也意味大马与世界喜剧舞台接轨的新篇章。

栋笃笑(粤语读音:Dung Duk Siu)其实就是独角喜剧,英文称为“Stand-up comedy”,这个中文译名源自于香港艺人黄子华,他在1990年后开始这种表演时,中文并没有“Stand-up comedy”的译名,他于是译之为“栋笃笑”,广东话里面“栋笃”就是站直的意思。

说来巧合,哈利依斯干达也是在1990年以后种下此表演形态的种子,如今,迎来了开花结果的阶段,成功谱写一段励志故事。从芬兰回国后,在2017年开始前,他终于拨冗做客《架势堂》,并暂时收起平日充满喜感的脸部表情,一本正经地聊着他的来时路,以及舞台下的另一个他。

一切发生,不在计划之中

哈利依斯干达于1966年出生在柔佛州新山,成长地却是吉隆坡淡江(Ulu Kelang),在那里他过着一般城市孩子该过的平常岁月与成长生活。令我好奇的是,今天的他是否打从小时候开始骨子里就流着诙谐的喜剧细胞?他很快就予以否认,“我不认为如此。”但是,从他昔日中学同窗同学的忆述中,却有不一样的说法,“他们说,我以前是班上的小丑,总是爱讲故事跟製造笑点……我其实已经记不起来了。”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理应是天生的栋笃笑料子,对此他微笑回应说:“这一切的发生都不在计划之中!”忆述当年,他认为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子,所有需要死记硬背的科目都不在其掌握之中,倒是艺术、英文及数学让他品嚐到丰收的滋味,“数学也是因为我有个好的补习老师哦!”

在考完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之后,他以为享受的日子可以开始了,“原来事实不是如此!”他的双亲採用先斩后奏的策略,在出国前几天才通知他将送他前往澳洲柏斯(Perth)科廷大学(Curtin University)深造,“老实说,它确实改变了我的人生路!”

在柏斯的五年里,他心无旁鹜地完成了传媒学士学位,期间,先后主修电影、电视与新闻学。1989年,他学成归来。在广告公司沉浸了好一阵子,周旋在世界知名的电视、电台广告客户间,翌年的跨年夜,他遇见人生最美好的意外!

搞笑能力,获得赏识!

在雪州梳邦机场酒店(Subang Airport Hotel)工作的一位大学朋友,建议他给酒店茶座的顾客讲笑话,“什幺笑话?”他反问对方,对方对他说:“平时你跟我说的那些好笑的故事呀!”这位朋友还特地罗列出他最常让她笑不停的故事。

“我于是认真地把她点出来的五个故事串连起来,再加加减减一下,结果,就这样在台上做了一个大约十五分钟的表演,不管是熟朋友还是陌生人,大家都笑了起来。”当其时,他仅仅抱着一如既往跟朋友聊笑话的平常事,“只不过,说话的地方改为舞台罢了,当时亦没有想太多。”他甚至认为,那只是一次性的演出经验,万万没想到,他栋笃笑的生涯从此有了好的开始

几週后,他到了城里一家爵士酒吧,他又意外地被点名上台讲笑话;现场有人听到了,又邀他到另一个活动演出,后来的发展宛如多米诺骨牌效应,邀约纷至沓来。有了数次经验以后,他尝试开口问对方是否有报酬,结果,他后来一场卅分钟的演出居然可得一百令吉或两百令吉,“还不错的零用钱哦!”

栋笃笑从自嘲开始
调侃需智慧

在九十年代,哈利依斯干达的栋笃笑演出可说是具有开创意义的,当时,我国电视台播放的通常是由一至三个演员共同表演的喜剧小品(sketch comedy),一个人的栋笃笑演出对群众相当新奇与新鲜,但欧美国家早在五十年代已经出现这种表演形式了。

他对栋笃笑有初步的了解,是因为他成长过程中,他偶尔观赏美国着名喜剧演员鲍伯霍伯(Bob Hope,1903~2003)幽默地讲着一个接着一个笑话的节目,“在1987年,朋友从国外带回艾迪墨菲的VHS录影带,里头是他的栋笃笑节目《Delirious》,我跟那位朋友重看重看再重看!”这些经历皆是他的栋笃笑启蒙。

当时,大马未有栋笃笑表演者,他只能以“摸着石头过河”作为实践策略,可说是大马栋笃笑始祖。多年以后依然坚守着理想的他,顺理成章被人称为“大马栋笃笑之父”。然而,这个封号的背后,有付出、有期待!

会客室.週末架势堂 笑傲56个国家89位高手 全球最搞笑去年杪,哈利依斯干达飞到了遥远的极地小国——芬兰,参加了由美国笑声工厂(Laugh Factory)举办的2016年“全球最搞笑之人”(Funniest Person in the World)的最后阶段比赛,成功摘下这个让国人与有荣焉的名堂。

从光碟刊物中吸取营养

在最初那几年的自我摸索阶段中,他直言是在工作中学习、在学习中成长,但凡朋友出国时,他要求大家给他带回来的手信离不开栋笃笑作品,“不论是VHS录影带、卡带、DVD光碟或者是刊物,我都照单全收!”这些都是他的学习工具,如今也成了他家的珍藏品。

他透露,在他开始栋笃笑演出的前15年里,大部分观众是不晓得什幺是栋笃笑,“好比:在一个公司晚宴上,在惯例的主人致词及娱兴节目过后,当我走上去讲笑话时,一开始大家都有同感:不知这个人在台上干嘛?直至大家都咧嘴笑起来以后,他们才真正感受到这种新体验带来内心的喜悦。”

“我从中学习到了很多技巧,以及如何吸引观众。”由始至今,他依然採用的一个惯性手法是先让观众笑自己,“当大家哈哈大笑起来时,我再来开对方的玩笑,对方就可以较能接受、承受。”这跟西方栋笃笑表演者直接以观众作为话题的方式有所不同,是以,他经常自嘲本身的光头与肥胖身材,作为一段栋笃笑表演的开始。

然而,栋笃笑不止于一个说笑话搞笑的演出,“它是针对不同的议题,表达不同的意见。”因此,他不针对任何人的错误作批判,而是以自嘲的方式带出马来西亚人面对的各种议题,“然后跟大家同声笑在一起。这就是了!”这样笑的方式背后会让人沉澱,延伸出深层的思考。

另一个不同于西方国家的是,欧美栋笃笑表演者可以将戏弄政要的调侃之言语搬上舞台,回到大马,他不讳言,这片土地上有文化边界的不可跨越,然而,他深懂知道自己可以怎样做、如何讲,“在既有的框框中,以幽默诙谐的话语来成就最大的可能性,那是必须够聪明才能发挥得宜的。”他直言,这要比直接批评需要更大的智慧去试索。往往越大的磨练,愈能获得大智慧!

最让西方人感到惊讶的是,他的栋笃笑居然不以髒话、性或是宗教作为调侃,因此得以走进千家万户,老少皆宜。这可能就是他在国际舞台致胜的关键因素之一吧!

我不是讲笑话,是讲生活事

作为栋笃笑演员,哈利依斯干达看天下什幺事情都是好笑的,“这是我的职责!”当他不在台上时,就会暂时放下巧舌如簧、滔滔不绝的表演行为,把心安住在喧嚣人群中,当个细心的观察者,长久下来,他也习惯了一个人独处的时间。

对他来说,栋笃笑其实是将日常生活与人生阅历的元素融入其中,“我不是在讲笑话,而是叙述人们寻常生活里的寻常事。”他善用听众最熟悉也最平凡不过的人、事、物来借题发挥,创造幽默语境的思维,“这才会让人产生共鸣感,笑意自然而然就会挂在脸上了!”

“我总不能跟白人聊Mat Rempit啊!”因此,他每到一处如印度、香港、韩国、新加坡、印尼等地演出时,他都必须在抵达后的最快时间内,留意与掌握当地与众不同的事物,比如:走在香港尖沙咀地铁站,他能感受当地人走路超快,印度的贫富差距很大但彼此却住得很靠近、韩国则是鲜少有人讲英语,“这些寻常事对当地人已经习以为常,但我以局外人之姿把它点出来,也能变得好笑有趣。”

这些梗皆可用来作为其栋笃笑的首个笑点,随之而来的内容则与天下共同的人性、共同的经历有关,“全世界的人都有观赏恐怖电影、搭乘交通工具、到学校唸书、喝咖啡的共同体验,这些都可以成为栋笃笑的主轴。”

所以,他经常给新进栋笃笑表演者的耳提面命是:当个有智慧的人!“这里指的是时时与处处进行有意识的阅读与观察。”许多人以为栋笃笑是即兴的,实际上,它是事先一连串精心準备好的,“最好的栋笃笑演员是,在他谈生说笑之间,群众无法察觉他在事前背后做了多少功课。”

会客室.週末架势堂 笑傲56个国家89位高手 全球最搞笑一个不需要言语的动作,就可以让大家喜从中来,他天生是一块当栋笃笑演员的好材料。

一人讲万人笑,笑无距离

哈利不能在家里镜子面前做预习,“那是因为我们需要如实接收观众的反应并随时调整,它就像是一场与观众的对话会。”在台上,他必须确保现场群众每卅秒钟就会笑一回,“若首个 03秒不如意,通常会开始陷入慌张,一分钟之后依然如此则感觉很糟糕,一旦开始了,糟糕会持续下去。”

早年面对这些状况后,他会选择闷闷不乐或是逃避、埋怨,但经验告诉他从错误中学习,“一场成功的表演不只是在于我,跟观众与现场环境息息相关。”于是,他竭力让每一个观众都看到他、听到他讲的字字句句,尽可能做到尽善尽美。假使还引不起群众全情投入,他则需要马上调整,把事先準备好的一组内容重组。毫无疑问,正如他所言,这是一项有挑战的艺术!

在人前,他是让人笑个不停的搞笑王,大家的开心果;可是,在人后他那近五岁的大儿子却对栋笃笑很抗拒,“每一次我说话之后,大家都会哄堂大笑,他以为别人都在笑我,而不是跟我一起笑。”然而,他并没有刻意向孩子解释,并说道:“终有一天他会明白的!”当孩子明白以后,就会知道爸爸在为这个大时代里的社会奉献了什幺,他得到的答案也将解答栋笃笑一直存在的意义。

从廿七年前只有十人观众,直到后来的九千人观众群(2014年,他在吉隆坡武吉加里尔博特拉体育馆举行的一场大型栋笃笑演出),他说,不论人多还是人少,只要大家都笑了起来,彼此是不可能斗来争去,反而是连接在一起。“笑,它能化解彼此间的矛盾,带来了和平、和睦,以及向心力跟凝聚力!”2017年,记住了哈利依斯干达的製笑人生,也明白了微笑是拉近所有距离的开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