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潮生活 >中资直播已在眼前,台湾的态度是什幺? >

中资直播已在眼前,台湾的态度是什幺?

2020-06-15
阅读指数:139
中资直播已在眼前,台湾的态度是什幺?

从去年开始直播市场一片风起云涌,在美国有 Meerkat 开启了个人化社交直播,随后被 Twitter 收购的 Periscope 用优势社群支持力量击败,在今年 10 月正式下架;今年 YouTube 也推出了游戏直播频道 YouTube Gaming,意图和游戏直播领域的霸主 Twitch 一较高下。另一方面 在中国 则把直播赠礼捐点的机制发扬光大,兴起了许多以赠点为主,人人都能当网红赚钱的平台,新兴平台的数量高达 200 多家,进入高度竞争的战国时代,不似欧美大型平台着眼直播游戏,而是用个人为中心的生活小事分享让直播主获取报酬。

这股直播热近期也带来许多中国直播平台接连进入台湾,而且映客创办人还说,艺人黄立成创办的 17 直播才是点燃火苗的先锋,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到底这些平台各自有何特色,以及这股直播热的风向究竟吹往何方吧。

17:带起素人秀场风潮,却因染黄下架错失先机

在 17 兴起之前,中国的直播还是事件直播为主,虽然也不乏直播主和捐赠制,但和现在秀场型赠礼、分红的要素截然不同。17 凭藉着素人直播和广告分润两大特点,再加上名人加持,一发表就在世界各地排行名列前茅,甚至冲上美国 App Store 排行第一,当时有  220 万使用者,每天有 70 至 90 万人上线 。另外由于中国知名富豪王思聪投资,并且在墙上分享 17 截图,也引爆了中国网友的关注。

然而爆红不到一个星期,网友为了冲讚数拿分润花招尽出,色情和不雅内容佔据了热门版面,而刚起步的 10 人小团队单靠人力封锁力有未逮,而面临 iOS、Android 双平台商店下架 的命运。

17 直播在今年 5 月宣布获得乐体创投约 7.5  亿新台币 的资金,下载数来到 1200 万,每月活跃用户数为 600 万。同时强调回归后已经增加约 50 名管理员全天巡逻平台内容,并採用 Viscovery、图谱科技、Google 等多家公司的影像识别技术辅助,减少不雅内容,并运用黄立成的演绎资源,积极与电视台、明星合作推出高品质内容。不过在转型初期,17 的使用人数成长趋缓,排名也下降至 百名以外 。

后来随着公司规模扩大,17 共同创办人陈泰元于今年 8 月离职, 黄立成则回应「他想做别的事,就让他走了,做他想做的事。」

映客:用尽洪荒之力的自拍式直播 

其中, 映客 就是中国个人直播的佼佼者之一,虽然尚未正式进军台湾,但可是目前中国数一数二大的行动直播。根据 QuestMobile 的统计,今年 5 月映客的每日活跃用户就超越了老牌的 斗鱼 和 YY 直播 。

在 2016 年奥运赛事期间更邀到说出「用尽洪荒之力」,一砲而红的中国游泳选手 傅园慧 来直播,短短 1 小时,观看直播及重播人次超过 1070 万,直播页面获得的「映票」奖励数量达到 318 万,换算成人民币接近 10 万元,约合 50 万元台币。 

映客创办人暨执行长奉佑生之前在中国华东飞天公司待了 12 年,做出了开心听和多米音乐等串流音乐 app,后来在公司内部创业,先在 2014 年做了纯声音直播软体「蜜 Live」,用户高达而后转而开发圣讯直播,并于 2015 年推出了映客,天使轮获多米母公司 A8 音乐 1000 万人民币投资、A 轮上千万人民币、 A+ 伦获 崑仑万维 投资 6800 万人民币 。在中国直播软体发展的脉络中,映客直播的不再是传统的游戏或表演,也不是事件,而是个人户网友的自拍,内容也各式各样,相较主题式平台题材更加综合多元,根据 QuestMobile 的资料,从上线后下载数和活跃用户数都呈现飙升之势。

在另一篇专访中,奉佑生也承认这股风潮是台湾 17 直播带起来的,让年轻人认识了自拍直播,却因染黄暂离商店而淡出,给了其他直播平台收割成果的机会。

Up:亚洲新创集团收购台湾 MimiCam

亚洲新创集团在 2016 年 3 月买下台湾本土直播社群 MimiCam 后,今年六月在台湾、日本、越南等地推出的 Up 直播,虽是后起之秀,但在台湾 Google Play 社交类排名第三,仅次于 Facebook 和 Instagram。

亚洲新创集团由 Zynga 前中国区总经理田行智及腾讯战略部前副总经理欧阳云于 2013 年联合创立,以游戏社群为主要发展重心,对于游戏衍生的直播也相当了解。

Up 平台除了赠点分润以外,也有专属签约主播的机制,时薪 200 元台币起跳,也会加码分红,为拉拢素人主播提供了不小的诱因。

猎豹移动美国经验当后盾:Live. me

看準直播新趋势,中国大型企业猎豹移动也在美国推出了 Live.me 直播 app。循着猎豹从海外红回中国的模式,这款产品今年 4 月先在美国推出,并且主打名人牌,短短一百天内就窜到 Google Play、App Store 社交类排行前五名,至今全球下载数已破千万。而台湾则是由雪豹科技代理,于 8 月中推出繁中版试营运,目前在 Google Play Store 社交类排行第四。

而 Live.me 发源于美国,所以内容和其他中国平台非常不同,直播明星也以英美为主,包括饰演洛基的 Tom Hiddleston、《超级名模生死斗》主持人 Tyra Banks,以及知名 YouTuber Roman Atwood 等等,另外也强调平台对内容严格把关,力求成为「鼓励直播主把衣服穿回去」的平台。

在商业模式上除了分润外,Live.me 则是已经在美国推出品牌代言、内建商店等模式,目前台湾地区已有 4-5 百位直播主,以「虚拟宝物」礼物变现模式为主,最高主播变现纪录约一个月约有 10 万台币的收入。

中资直播大量入台

这样的直播内容带来了中国网红正流行、如同 酒店秀场 的红包机制,也因为素人内容强调美色,相较于欧美以搞怪滤镜为主,这样的平台多带有即时美颜修图功能。另外光凭 17 带起的分润制度,收益似乎做不大,因而多家平台都已经开始或正打算透过与电视或名人合作更专业的内容,同时平台也兼任经纪公司的角色,辅导素人变身网红,并且透过置入行销、商店街机制,更直接的贩售商品,拉近与钱的距离。

近期在台湾展开服务的新兴直播平台多有中国资本支持或者直接经由代理进入台湾,加上台湾市场本月又新增了两组港商直播,分别是前 LINE 台湾区总经理 陶韵智 9 月毅然从 LINE 跳槽加入的「MeMe」和今年刚成立的骏明数位本月推出的「浪 Live」。

近年台湾开始慢慢就位的 线上串流影音 平台,也有如中国 爱奇艺 展开对台服务,并大量投资在地的节目和平台也在内容製播如「滚石爱情故事」、小 S 主持的「姐姐好饿」等节目。虽然台湾观众早已在看爱奇艺,但日前 文化部长郑丽君 才表明,中资投资电影电视影音串流服务为中资不许可项目,因而反对爱奇艺在台设立子公司。

眼看直播这个在中国培育出无数网红巨大市场的领域,也将凭藉着资本强势进入台湾,甚至具备建立整套生态系的计画,我们的政府是否依然会出面限制中资介入?如果管制中资的话,台湾本地的平台又能不能在山雨欲来的直播市场熬出头呢?而这些外资直播平台在台湾炒热网红经济的同时,又该怎幺对台湾的税收有实质贡献?财税主管机关的态度又是如何呢?

直播大战又一狠角色?从美国红过来,猎豹「Live.me」将正式步 入台湾!

傅园慧初尝直播,却是一次对中国网红经济 的反讽

中国网红经济的运作原理,其实来 自酒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