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壹生活 >对大自然五体投地的敬仰,在「巴塔哥尼亚高原」寻找自我 >

对大自然五体投地的敬仰,在「巴塔哥尼亚高原」寻找自我

2020-07-04
阅读指数:262
对大自然五体投地的敬仰,在「巴塔哥尼亚高原」寻找自我

离开秘鲁湿热的亚马逊雨林,我和呆呆展开一场为期三天、距离超过六千公里的大迁徙。首先从利马搭飞机到智利首都圣地牙哥,在机场地板过了一夜后改搭国内班机到南部大城蓬塔阿雷纳斯(Punta Arenas),接着挤进双层巴士前往纳塔莱斯港(Puerto Natales)度过一晚,隔天再搭另一段游览车和接驳车后才终于进入百内国家公园(Torres del Paine)。

对大自然五体投地的敬仰,在「巴塔哥尼亚高原」寻找自我

漫长的交通转乘让人疲惫不堪,深秋的寂寥将旅行多日的倦怠摊开在我木然的脸上,盯着巴士窗外单调的风景,了无生气的乌云压在一望无际的荒烟蔓草之上。这是巴塔哥尼亚给我的第一印象,宛如将苏格兰高地的凄凉与冰岛的悲怆调和成一种更悲剧、更难以下嚥的苦涩。但面对这般貌似废墟的荒原,舟车劳顿造成的烦躁反而因此抚平,只是有点想念台湾,想念酱油的味道。

对大自然五体投地的敬仰,在「巴塔哥尼亚高原」寻找自我

呆呆坐在隔着走道的另一边座位,她抓着相机拍摄窗外公路即景,偶尔看见惊艳的景物便发出一声讚叹要我转头过去看看,除此之外我们的谈话不多,如同以往徒步时培养出来的默契——保持沉默,利用空白时间各自整理思绪。

这种相处模式,大抵培养自徒步 PCT 得到的体悟。

我曾看见许多人独自出发,却与半途结交的知己走到终点;有人在起点成群结伴,最后却一个人默默退场;又或者如多数人一般,分分合合,有必须独处的时刻,也有无法忍受寂寞的时候。因此或许重点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两个人,或是五个人、十个人,也与喧嚣或寂静无关,而是找到自己的节奏,让身体以自在的姿态前进或停驻。独行时,自己陪伴自己;结队时,依然是自己陪伴自己。依循这样的逻辑看待日常,与任何人(包括与自己)的和谐共处,无论生活或走路,秘诀不外是找到相仿的节奏。

接驳车从入口的缴费处驶离后,很快就抵达百内东边的中央营地(Camp Central),这里是出入国家公园的大本营,但游客人潮并不多,大多数是背着重装的健行者,打算以营地为起点走完环绕整个百内的 O 型路线,或是位于腹地南缘可遍览精华景点的 W 型路线——也就是我们未来五天四夜之内要踏上的路径。

对大自然五体投地的敬仰,在「巴塔哥尼亚高原」寻找自我

四月是即将入冬的观光淡季,西风将南太平洋万丈深渊的寒冷吹进山谷,温度低得让人直打哆嗦。走进营地后天空竟然又下起了一阵小雨,连忙将背包丢进租来的简易双人帐,等到雨势稍歇才有气力到周围走走看看。

「百内」(Paine)字义源自巴塔哥尼亚原住民濒危的特维尔切语(Tehuelche),意思为「蓝色」,据称是因为园区由冰川、峡湾、湖泊所包围,冰、水、雪在不同时间与气候呈现层次多重的蓝色而得名。地理位置在南半球安地斯山脉的尾端,东边是巴塔哥尼亚草原,西边则是临海的破碎峡湾。最着名的地标是百内塔(Las Torres),还有百内角(Los Cuernos)、法国谷(Valle Francés)以及格雷冰川(Glacier Grey),景色秀丽、生态丰富,但也以剧烈多变的天气而闻名。

百内国家公园如同世界上多数风景名胜,总会被媒体冠上「人生必游景点」而引来大批游客进场。但严格来说,我认真觉得世界上没有一个非去不可,或者不去会遗憾终生的地方。

对大自然五体投地的敬仰,在「巴塔哥尼亚高原」寻找自我

过去一直以为这一块区域就代表了巴塔哥尼亚,但实际来到这边才晓得巴塔哥尼亚(Patagonia)是一个更广义的地理名称,位置在南美洲南端,佔地约一百万平方公里,将近台湾领土面积的三十倍之大。地形丰富多元,有高原、沙漠、冰川、草原和无数个冰河时期留下来的湖泊,但土地大多由苍茫开阔的荒原所佔据,延伸至视线所不能及的地平线尽头。

当麦哲伦在十六世纪初抵达这片土地时,因为见到当地土着远比欧洲人还要高大,便以西班牙英雄小说里长有巨大脚掌的野蛮生物「Patagón」为之命名。但这项说法一直没有受到百分之百的证实,许多人相信这只是另一个绘声绘影的「大脚」传说。

对大自然五体投地的敬仰,在「巴塔哥尼亚高原」寻找自我

百内塔是三座板状的巨型花岗岩,从正面角度看像是三座顶天的尖塔,它的姿态就像是马特洪峰或大霸尖山,无法忽视也无可匹敌,即使以我这颗经过现代化训练的脑袋,在营地从群山的缝隙中看见百内塔时,也不免有那幺一刻臣服于它的深奥、肃穆,相信有股神秘的力量潜藏在岩层交错的某处某地。

翌日,天气如预报所料万里无云,我们从中央营地出发,历经一阵上下起伏,通过蓊郁的森林后进入最后一段爬坡,树木净空,步道铺面在此由泥地转为大小不一的碎石,失去林荫的遮蔽,晴朗的阳光将石头照得跟雪一样白皙。随着爬升高度增加,渐渐能够看见森林五颜六色的树冠层,黄、橘、红、绿,秋色和背景灰黑色的岩层相衬后显得更加立体。

对大自然五体投地的敬仰,在「巴塔哥尼亚高原」寻找自我

 

脱离植被的範围后,岩块的体积越来越大,像是进入一片灰白色的石林,常常一个弯道就看不见前后人群的身影。接着蓝天在视野里的比例越来越高,知道这是将要走到高点的徵兆,但是转了又转,始终没能见到百内塔的轮廓,像是在玩捉迷藏一样欲拒还迎。直到猛一抬头,发现三座巨大花岗岩的尖端从云端出现,随后往前跨出一大步,越过一道视觉上的隘口之后,百内塔雄伟的英姿便毫无保留地填满双眼。

数万年来,冰川将生成于白垩纪的沉积岩侵蚀、雕刻成现在的模样,裸露于页岩之外的巨大花岗岩是山体千锤百鍊后所留下最坚韧的核心,这更加彰显了百内塔傲然挺拔的气势,存在感之强烈,霎时间会误以为没有其他山峰可以抗衡,而上一次有这种相同的感官刺激是在义大利的拉瓦雷多三尖峰(Tre Cime di Lavaredo)。

对大自然五体投地的敬仰,在「巴塔哥尼亚高原」寻找自我

我发觉观看屹立突出的巨岩连峰,就像在仰望一座高耸入云的哥德式教堂,浑然天成的神圣会诱发对大自然五体投地的敬仰。

本文摘自《折返:山径、公路、铁道,往复内心与荒野的旅程》一书。

对大自然五体投地的敬仰,在「巴塔哥尼亚高原」寻找自我折返:山径、公路、铁道,往复内心与荒野的旅程
    作者: 杨世泰, 戴翊庭 绘者: 川贝母出版社:启动文化出版日期:2019/06/10读册生活购书

     

相关阅读: